梦里的边界

我站在江边的栏杆前,耳朵里戴着耳机,耳机里响着音乐,脚下是水泥地面。 那条甚至不算是江,只能算是一条窄河。然而 […]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