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剧收入揭密

2011052509460595f04

根据: 网易 的报道,在大众印象中,编剧似乎一直是从影视产业链中获利最少的一方。而实际上,在不少职业编剧看来,“编剧”是个性价比很高的行业——在知名编剧宁财神(代表作有《武林外传》)看来,“以写作为生的众多职业中,编剧简直可以排到第一位,1千万个作家,只有10个才能开上好车,而对编剧来说,这简直很正常。”另一位著名编剧王宛平(代表作有《金婚》)则带着女儿丁丁入了行,在她看来,“综合而言,虽然会遭遇辛苦、重复、维权、甚至病痛折磨,但在写字的各种行业中,编剧仍然是性价比最高的。”

据《2010年中国作家富豪榜》显示,内地一线作家中,王蒙以版税收入175万、贾平凹以版税收入160万,分别位列2010年“中国作家富豪榜”第24、25位。然而,据多名业内人士称,王蒙和贾平凹一年的版税收入,与一名二线编剧接两到三部电视剧作的稿酬收入相当。

据悉,有过作品、能够单独署名的编剧,单集稿酬都在2至5万不等;有过多部作品、作品在电视台黄金档播出过的署名编剧,单集稿酬能达到5至8万,一年中接两到三部电视剧的稿酬收入,远远大于一线作家一年的版权收入。

十年收入三级跳

上世纪90年代末期:电视剧蓬勃发展,不少制作人直接去专业院校寻找编剧。上黄金档播出的电视剧署名编剧一集稿酬5000,大腕儿级别编剧一集稿酬可达8000,顶尖级别的编剧单集稿酬则可过万。普通署名编剧一部戏的收入约在十万左右,略高于白领。

2003年至2005年:编剧的收入进入稳步增长过程,有过知名作品的编剧一集稿酬约在三万左右。

2008年至2010年:随着影视行业的爆发性增长,各大卫视加大了对优秀电视剧的竞争力度,不少电视台在购剧前会要求先阅读剧本,导致编剧身价直线上涨。进入2008年以后,编剧片酬快速增长,同样一个编剧一年增长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2010年编剧稿酬则开始“极速增长”,下半年与上半年相比,几乎成倍增长。据业内人士透露,有编剧报价已达25万一集,身价直逼一线演员。

几年前,国内编剧还在对国外编剧的生存情况望而兴叹:年收入动辄过千万,并参与产业链中的利润分成。几年后,国内的电视剧编剧身价暴涨,也开始年收入过千万、参与利润分成、升级成为制作人、成为大公司股东……据某知名编剧透露,业内现在有编剧单集稿酬已经叫价25万,与业内顶尖电视剧演员的片酬大致相当;刘恒、邹静之等以股东身份在华策影视招股书中亮相,身价暴涨至千万;而编剧出生的于正,尝试自己当制作人并凭借《宫》《美人心计》等作品获得成功……向国外编剧看齐的“超级编剧”正在崛起,并引领着国内电视剧编剧按收入水平形成梯队划分。

在几年前,对大部分编剧而言,中国电视界并不存在剧本市场,而是有一个编剧的劳务市场——即编剧根据投资方的要求为其量身打造一个剧本。但近年来,部分知名度高、市场影响力大的编剧,为保证创作的完整性和独立性,写剧本时不会与影视公司签约,而是直接将完稿(或半完稿)放入市场自由竞价,其竞得的价格远远高于之前量身定做时期的价格。据悉,《媳妇的美好时代》的编剧王丽萍、《士兵突击》的编剧兰小龙等都属于此列。

可以说,早在几年之前,中国编剧只是在为“生存权”而斗争,而国外编剧则可以参与电视剧的利润分成,获得满足生存以外的高额收入。但近年来,这种现场已有改变,已经有部分编剧直接参与到电视剧的利润分成中,据悉,此类编剧在国内不多于10个:《血色残阳》的编剧林和平、《闯关东》的编剧高满堂、《八月槐花香》的编剧邹静之等,都属于可分享利润提成的编剧之列。其中,身兼导演和编剧二职的姜伟,能够拿到电视剧利润的40%;而编剧出生的于正兼任制作人,直接对电视剧的投资和利润负责,则分享到更多的利润。

编剧梯队、单集稿酬和门槛一览:
一线编剧 单集稿酬过10万 有过经典作品,作品多在央视或省级卫视黄金档播出,获得电视台认可,且作品获过奖。《一起去看流星雨》的编剧王海林、喜多瑞公司一半以上股东(包括《亲兄热弟》编剧彭三源、《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编剧薛晓露、《家有儿女》的编剧费明、《鹿鼎记》的编剧高大勇等)、《永不消逝的电波》编剧余飞等都在此列。他们档期密集,工作基本上已经排到了来年。
二线编剧 单集稿酬5至8万 有过多部作品经验,电视剧作品上过央视或省级黄金档。
三线编剧 单集稿酬1至5万 有过几部独立署名的作品,单集稿酬集中在一至两万,部分可达五至六万。
四线编剧 单集稿酬5000至8000 毕业于专业院校,有写作经验,工作过一两年,有当“枪手”经历,对作品不一定拥有署名权。
枪手 单集稿酬3000至5000 一般是非专业院校的学生,有编剧天赋,在幕后为编剧当“枪手”(写作不署名),速度快的枪手两三天可写一集,一般枪手五天可写一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