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鸟山明

Posted on

鸟山明是享誉世界的日本漫画家,他的《龙珠》启发培养了中国第一代日漫迷,当时我就是他的一位死忠粉丝,海南版的《七龙珠》单行本,《新画王》的《七龙珠》最新连载,我期期不落,就像块牛皮糖牢牢的黏在他的身上甩也甩不掉。当时我思想简单,迷他只为了里面热闹无比的打斗,看着真过瘾,不大去想鸟山明想要表达的是什么,觉得《七龙珠》就是最能体现他漫画精神的最好作品,后来大了,也就是现在的我,发现当年的我是错的,《七龙珠》是精彩,但绝不是最具鸟山明精神的最好作品,要想真正领略鸟山明的艺术风格,走进鸟山明的精神世界,请看《阿拉蕾》吧!她才是打开鸟山明漫画大门的那把最佳钥匙。

 

《阿拉蕾》是鸟山明的成名作,奠定了他漫画艺术的大基调,书中所呈现的精灵搞怪童趣盎然的爆笑风格也成就了他最具个人色彩的漫画特征,之后的《龙珠》和一些短篇都没有脱离这种特色,而鸟山明夹杂其中个人生活片段,像他什么时候换助手了、结婚了、生病了、对编辑抱怨了等等这样真实琐事与心情描绘,更递增了整部作品的亲和力,极大拉近了作者与读者之间的距离,他很成功地把自己融入到漫画当中去了,甚至作为配角出现,这是在当时日漫中很少见到的创作方式。给我感觉,鸟山明在创作《阿拉蕾》的时候真是天马行空无所顾忌,想别人不敢想,做别人不敢做,那时他的创作一定是快乐的,不然《阿拉蕾》也不会带给人无拘无束没心没肺笑掉大牙般地傻快乐了。

 

《阿拉蕾》是部乡土气息非常浓厚的漫画,企鹅村就是个屁大点儿的小村子,里面的村民都老土,这是鸟山明所特意追求的意境,因为他很爱乡村生活,从他出生开始,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家乡爱知县西春日井镇度过。资料上记载“西春日井在农村地区,周围的自然环境很不错。鸟山家的后院就是耕地,偶尔会出现雉鸡,也能看见远处的地平线。”他爱这片土地,清新简单恬淡的乡村生活也塑造了他纯朴天真的性格,所以他本能地厌恶喧嚣复杂的大城市生活。据说鸟山明是上班族时总爱迟到,但成为漫画家后却非常遵守截稿时间,其中原因就是害怕编辑把他调到东京工作。可见他对乡村的爱是与生俱来深入骨髓的,由此在他创作中会很自然带出浓郁的乡土气,所以他把《阿拉蕾》变成了一部农村的科幻爆笑漫画,但没想到这种杂揉着老土与先进的两种矛盾元素,在顽童鸟山明的胡搞下竟然产生了奇迹般的化学反应,其中的强力调和剂来就自他的自嘲精神,他不怕别人嘲笑他土,他以乡下人为自豪,他真有种乡村大地开阔的包容性,任你风吹雨打,我依然会孕育出生命的绿色奉献给大自然无限生机,这就是鸟山明漫画的一种乐天精神。

 

随后,我们在中《龙珠》依然会见到他对乡土漫画的痴迷,细心的朋友可以纵观整部四十二卷书,出现城市的场景寥寥无几,小悟空出生自野外,亚姆查(乐平)是沙漠大盗,龟仙人是海岛隐士,库林(小林)来自少林寺,天津饭饺子是隐居修行者、比克大魔王(短笛)、贝吉塔又都是外星人,这一干龙珠英雄几乎全来自乡村野外,可算有个城市 * 布尔玛,还经常奔走在乡村的小路上,所以我们看《龙珠》的场景基本全是以乡村野外为主。具体描绘到城市我记得大概有两处:一、卷六小悟空进城找布尔玛,这也是《龙珠》第一次出现城市场景。二、卷三十六悟饭进城学习。鸟山明只有在这两处对城市生活做了一番描绘,可表达的都是对城市的厌恶,无论悟空还是悟饭都以乡下人进城方式的来做自嘲式的笑料,看似表现农村人老土,实则暗讽城市人讨厌,其他出现城市的场景基本都是以毁灭方式呈现。这是对我们地球城市的表现方法,那么外星又如何呢?我只能说鸟山明的外星人都是住在村里的农村人,譬如他描绘最细致的那美克星,也只能用荒凉来形容吧?甚至生活方式还是我们地球上的原始部落。弗利萨是带来了先进的科技装备,可对他所住的星球却只字未提,我们也不知道那里到底有多么发达,所以能代表《龙珠》外星城市形象的也只有那美克星,而那里却是典型的大村落。
 

乡土气一定是鸟山明挥之不去的情结,他确实太爱他家乡的乡村生活了,这也许会影响到他一生的漫画创作。早中期的《阿拉蕾》《龙珠》已经把这种乡土风展露无遗,我们觉得应该差不多了吧?不,鸟山明乐此不彼,近年来竟然把时尚都市派漫画大家桂正和拉进了他的“农村”和他一起土。这部强强联手的土作品名叫《幸惠妹妹GO!》,原创故事是鸟山明,漫画是桂正和,但在整体画风上桂正和还是杂揉了鸟山明的风格,特别是外星场景很有鸟山明的乡土风情,完全没有了他以往精美时尚的都市风。漫画并不精彩,只是两人一次友情合作似的玩闹,因为他们都是被鸟岛和彦发掘的,关系非常好,甚至会在创作中给予彼此灵感,像悟空在界王那里说的那个笑话就是桂正和想出来的,鸟山明还在《阿拉蕾》中经常嘲笑桂正和比他“土”,说自己的家乡虽然不是大城市但有咖啡馆,而桂正和家附近却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并用夸张的表现手法画出桂正和对着以平房为主的村落大叫“果然高楼大厦都是在大城市”。可见两人的关系非常好,并且鸟山明乐得把朋友也来拉进自己的老土自嘲中供君一笑,这种豁达洒脱的态度也是鸟山明漫画的一种内在的精神魅力。

 

以上种种可以看出鸟山明是极爱乡村讨厌城市的漫画家,正如他在《龙珠》卷六中所说:“进来我家附近也变得热闹起来,建好的公路,新增的店铺,让生活便捷了许多,但黄鼠狼、野鸡、黄莺等小动物也几乎见不到了,周围渐增的喧闹,另本是乡下人的我觉得,还是更喜欢悠闲安静的生活,虽然可能会不方便,但我还是希望可以住在远离闹市的乡村。”那么,我由此把鸟山明定义为日本乡土科幻喜剧格斗派漫画家应该没有错吧?说不定他本人也会喜欢这个称呼。

 

《阿拉蕾》开启了鸟山明的乡土风情,同时也建立了顽童恶搞的风格,从中你会清晰地看到一个童真未泯的鸟山明。书中经常有小插曲描述他自己的真实生活,譬如和附近小孩玩游戏,结果玩到小孩不和他玩了,他还想和人玩;藏在壁橱里想让起夜的老婆找不到他着急睡不着觉,结果老婆大人回来后呼呼大睡,害得他憋在黑黑的壁橱里出也不是不出也不是急得一身汗;喜欢模型玩具,常常废寝忘食地摆弄这些小东西;讨厌鸟岛编辑催稿的嘴脸,结果把他画到书中当成笨蛋反派大肆泄恨等等等吧,都体现了鸟山明十足玩闹的孩子气,所以我们才会看到《阿拉蕾》里种种出人意料的带有童趣般的搞笑,时常迸发出鬼马精灵的奇思妙想,这也再后来的《龙珠》与一些短篇中有了很好的继承。其实,做为日本漫画家是件苦差事,但鸟山明有种苦中作乐的精神,在生活中如此,在《阿拉蕾》中也如此,可能这来自父母乐观生活精神对他的影响吧,他们两口子在没东西吃时仍能开心地跳华尔兹,鸟山明身体里确实流动着这种穷浪漫的血,如此乐观的生活精神同时也赋予了《阿拉蕾》无穷的艺术魅力,而这一切都是拜生活所赐。

 

 

日本一些畅销长篇漫画都有种病:烂尾。鸟山明也难逃此劫,《阿拉蕾》与《龙珠》都如此,不过这似乎不是漫画家的本意,而是出于商业利益,周刊方面压力造成的,漫画家仅是被迫顺从,无奈拖长了连载的篇幅,其中打破原有构思的情节艺术质量必然会有所下降。以《龙珠》为例,有资料记载:“鸟山明在200期就已准备构思结局,但周刊编辑部顾虑读者会失望而坚决反对。连载约250期时,《龙珠》的人气和经济效应扩展到世界各地,一旦连载结束将不只影响《少年跳跃》,受到牵连的将包括出版此杂志的集英社和合作公司(玩具公司万代、电影公司东映动画、富士电视台等)的业绩和股价。事情已扩大到了不能由鸟山和编辑部单独决定的程度。最终,经过各公司上层协调讨论,鸟山硬着头皮结束了故事。”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畅销漫画家是如何的身不由己,我想那时鸟山明的创作过程一定是痛苦的,因为这已经不是他的艺术追求了,可人在江湖飘难免不挨刀,这就是讨人厌的江湖法则。

 

那么《龙珠》里哪些故事是出离他创作大纲的呢?按资料所说大概是比克大魔王二代之后的所有故事,因为在这之后鸟山明才真正走上了热血格斗派的道路,之前绝大部分仍是以他最擅长的搞笑为主。不过鸟山明确实太有才了,他天马行空的设想了赛亚人、那美克星、弗利萨、人造人等随意而出的精彩续篇,创造了一个别人难以企及的格斗派漫画巅峰,应该说魔人布欧之前都是他的原笔原意,而魔人阶段是别人代笔,像我买的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正版《龙珠》的书脊,是所有主要人物在一起飞行,里面连基纽队长都有,唯独不见魔人布欧,这么重要的角色怎么会排离出外呢?只能证明这不是真正属于他的故事,是鸟山明对代笔人的尊重。另有资料就说:“在龙珠连载后期,许多人都认为鸟山明死了,因为画风似乎变得不同,后来证实只是生病了,由助手代笔,但是创意还是鸟山明的原创。”我个人觉得鸟山明生病只是个搪塞大众的一个理由,真正的原因是他真的画烦了,他已经无法忍受这样出于利益目的而创作的恶劣行为,但他生性随和不好生硬拒绝别人,于是就请人代笔敷衍着《龙珠》后继的故事,不过这时他的顽童脾气也发作了,耍开了小孩性子,所以我们看到魔人布欧基本回归到了《阿拉蕾》《龙珠》初期的故事风格——搞笑。从而让一部蕴含着他野心的力作变成为了超级烂尾的大笑话,这也许是他对于极端商业化创作的嘲讽,他要泄恨解气,这也算是他孩子气的一种体现吧。

 

因为《龙珠》拖长圈钱的行为,就曾遭到台湾某着名评论人的批评:“鸟山明的《七龙珠》,在下数年前曾斗胆于某停刊已久之刊物上写了一句:‘《七龙珠》不算漫画只算骗钱工具……’可是,鸟山明现在光靠电玩、动画、玩具及万变卡之类的版税就可以躺着过日子了!我骂他又有什么用?是被退稿数十回的‘怪博士与机器娃娃’创造了鸟山明!是只靠版税就能日进斗金的《七龙珠》毁了鸟山明!有时真想说:真正喜欢鸟山明的人,就该停止购买一切让他赚钱的东西!让他停止这种随便混就能赚大钱的日子!这才能救得了他啊!”我只想说这位评论人没有真正读懂鸟山明,鸟山明不差钱,他也不想把《龙珠》搞得那么长,并且我认为鸟山明是能过没有钱苦日子的艺术家,他身上继承了父母乐观生活的精神,早年就曾以空肚子画画为乐事,并且他有着乡村隐士的情怀,并不向往奢华的都市生活,他赚那些钱只是日本漫画业强加给他的,他被迫承担起了带动日本动漫产业的伟大而任重道远的责任,就像《蜘蛛侠》里说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他真的身不由己。之后鸟山明不再以创作漫画为主,很大原因也是来自《龙珠》对他创作上的消耗与伤害都太大了!他也怕了!

 

不过,鸟山明的顽童精神是一把双刃剑,既造就了他也束缚了他,无所顾忌的玩闹大大影响了鸟山明的漫画思想境界,用简单肤浅来概括也不为过。他曾说:“我最崇拜的漫画家是手冢治虫先生。小时候,我就特别爱画『铁臂阿童木』中的机器人。”这在《阿拉蕾》中我们会明显感觉得到,特别是后来与阿拉蕾结婚的小少爷,整体形象就是向阿童木致敬,可我想说鸟山明只继承了手冢治虫的童真童趣与画技上的天份,而没有继承手冢治虫对社会自然现象的人文反思,鸟山明是靠着儿童性无所顾忌地在画纸上撒着欢,就像赖在地上打着滚儿磨大人买玩具的孩子,无所谓手段,要的是得到玩具的结果,而手冢治虫是童真未泯的学者,在童趣的背后隐藏着对社会自然的深度人文思考,他是真的大师,鸟山明与他的距离还有着十万八千里,可惜思想的领域没有筋斗云,没人能帮上鸟山明。所以我看鸟山明的漫画大多一笑而过,极少能震撼心灵,我佩服他自由写意的才华,但总感觉有种浮云般的轻浮潦草,风儿喜欢了吹一口变成了小熊,不喜欢唾一口变成了一团模糊,气急了喷一口又让天空化为乌有,他的随意他的善变在《阿拉蕾》与《龙珠》中随处可见,当然,每个漫画家都有自己的局限性,只是我希望自己欣赏的漫画家能够更优秀。

 

也许很多人都会称鸟山明为大师,可在我心中大师两字重千斤,这是画技与思想境界都必须达到漫画最高峰的人才配的,手冢治虫是,宫崎骏是,但鸟山明他真不是!

别怪我啊,富坚与鸟山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的,呼呼呼,我是不是很讨厌?老说别人不爱听的话,可这是我真实的看法,富坚的创作态度太随便,影响了他漫画的整体质量,以后有时间我再细说说。别生气啊,实在觉得我讨厌,画个圈圈诅咒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