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文化个性特质与文化产品的引导意义

Posted on

美国青年很喜欢在哥特式的音乐中歇斯底里地吼叫FUCK FUCK FUCK MY ASS, DAMN DAMN DAMN YOU BITCH,这是一种很有趣的青春荷尔蒙宣泄,台湾也时不时会出现类似《谢谢雅虎》之类极尽沉糜的风格:“你的手仿佛在找著我的G点,你的舌头在我的耳边舔”。

香港和大陆的却矜持含蓄许多,甚至有不少倾向于黯淡忧郁的色彩,比如《黑色爱情》“爱已经受伤害,伤口只能遮盖,我们选择离开,找不到人依赖。”即使是《飞向别人的床》这种略带出格的描述“crazy的那个夜晚你真的太厉害,所以还想再重来,我还想再重来”,也是放在平和伤感的背景音乐中,并不轻浮。

或许一些描写美国军营生涯的电影也可以让我们窥探美国民主开放民风下,严厉管制使青年产生的巨大心理反差,所以会有暴力和疯狂的宣泄。相反,中国的青年在军营中绝对保守乖巧,一丝不苟。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文化心理。

一般来说,什么类型的受众就有什么类型的消费品位,但这是相对相对固执的中老年人而言。青年,尤其是少年儿童,反而是非常容易接受不同风格类型的东西,他们会感到新鲜刺激,感性有时甚至会战胜理性。有些泊来品中,成年人看着有些病态糜烂的东西,新生一代却很容易受到影响。只有了解了才能把握尺度。

在一个连基本的家庭教育、心理教育都没有很好成型的国家里,文化产品应当发挥对教育资源不均衡现状的弥补作用,过于陈旧滞后、欠缺周到的教育不能解决的一些问题,却可以在文化产品中得到解决,这些优秀的创意和细腻的情感,源自社会多姿多彩的人文内涵——如果有一个完美的机制可以去芜存菁的话。

然而,毕竟教育有国家财政与政策支持,而商业企业夹在政府税费和残酷竞争的市场之中。过分地指望商业“产品”来承担教育公益的责任,是颠倒主次、勉为其难的苛求。这对于企业是过于理想化和道德化的要求,然而也是一个文化企业需要时刻心怀的理念。因为——它是伟大的。

20130129-162935.jpg

One Reply to “青年文化个性特质与文化产品的引导意义”

Comments are closed.